您现在的位置:苏州市第三中学校>> 校务公开>> 校园新闻>>正文内容

刀哥传

刀哥何许人也?
   蒯季一 
 
 
    数学教师,崇尚“学高为师,身正为范”的做人准则,对教学具有高度责任心,对学生向来严格要求。从教十四年间,一直从事数学教学工作,并连续十一年担任班主任。对所教学科爱钻研、好创新,注重对教学中情景的创设,从多角度备好课。注重对学生自主、合作学习能力的培养。班主任工作勤勤恳恳,对学生认真负责。
 
刀哥传
   倪盈晟
    姑苏自春秋吴越始,历千年风雨而岿然。有剑藏于虎丘剑池者,干将、莫邪也,黄发垂髫及市井诸人,无不知其名。昔者,岑嘉州仗剑走马川,辛稼轩提携白玉龙,此皆忠义之所为也。然降妖伏魔,则刀者为善,关云长之青龙偃月,赫连氏之大夏龙雀,虽降龙俘风,非不可为也。仰观宇宙,妖魔之大者,庶几数学矣。欲斩数学于马下何也?锋刀也。
    余束发之年,常困于数学。每子丑之时,吾伏于案前而弗得眠者,何也?非余寤寐思服,辗转反侧,乃数学之害也。此异然之命题,与迥异之方程,数时而难解也。吾友仁谦尝嗟叹曰:“既生余,何生数学乎!”吾虽力学而业不佳,论及学无大成,无不失色掩面。奈何数学之穷凶极恶!余困于此,命也!
    这两段是古人撰文的“比兴”。用古人使刀的典故增添了文章的传奇色彩,用“俞老板”(文中“仁谦”同学的绰号)的话渲染数学之难学。层层铺垫蓄势,可谓吊足胃口,只为下文写蒯老师登场。
    山穷水复踟蹰寻路,柳暗花明又见一村。忆高二之时,毅然选文,惟避数学之佶屈也。忽遇一人拄拐而至,飘飘乎如洞天仙人,余暗忖,岂八仙之首铁拐李下凡乎?逮跛行入屋堂,手拾粉笔,信手拈来,解题板书皆神速,见堂下诸生有露难色者,朗声问曰:“尔等何惧之有,吾与汝提刀御马,共进退”,故刀哥之名不胫而走也。
    蒯老师当时半月板损伤仍坚持工作,遂拄拐上课。作者将这个略为狼狈的登场写出了仙人下凡的神妙,化腐朽为神奇。用蒯老师慨然正色的妙语为“刀哥”这个绰号做注脚。
    且夫数月已逝,师腿伤渐愈,铁拐亦不用矣。吾愈拜之如天神,每与数学际会,竟一扫向日萎靡之风,目视黑板如系铁索,耳听妙语似闻书经。小至一步骤一题一秘诀,皆手自笔录,不敢稍有懈怠。吾之成绩终有起色也,自此无问东西,稍有闲暇,便伏案做题。家母呼余进餐,几番毋应,推门而入,但见一痴物呆呆然于数学之海也。
    师素严厉,凡三角函数、立体几何有错者,令其站于班后,如将斩之于诸生之间。其生愕然,吾等亦有感焉,战战兢兢、如履薄冰,不入阿鼻地狱非有同感也。凡遇有作业不毕者,竟逐之出,故但凡一犯,未有生敢再为也。诸生间,或如野凫者,群起而笑之,曰:“刀哥一出,寸草不生”,实讥其作业之多乎。然每至毕业,皆默然如百年之木,无所鸣也。
    这两段用正面侧面多个细节,布局详略多姿,呈现了蒯老师教风的严谨、严厉。
    古语有云:“练兵千日,用兵一时”,终至高考战场也。是日,诸生虽同窗三年,相逢无所语,心中洞然如深壑峡谷。忽而不知何人默念吾师之号,乃群起而呼之,凡三天,此为吾辈之护身符耳。兵临城下,吾答题浩浩乎如江之流水,偶遇阻塞,立时有玄想呼之欲出,如有神助。举概念、解法,皆有吾师之声环绕耳畔,不绝如缕。
    这段写高考临考前师生齐心协力奋战冲刺的场面,既充满了幽默色彩,又透露出浓浓的温情。
    一日为师,终生为父。刀哥为吾师共一年有余,皆怜吾等为己出。吾高三之时,扶曙而至,日落而归,师形影不离,每逢闲暇,皆以空余之时为吾等排忧解难也。不知其与吾等之时与其妻子,孰多也?
    余天资驽钝,实为不才。入大学之时,师闻吾之弃理从文,面露难色,扼腕叹息。今吾亦为师也,于实习之时,追刀哥之志于苏中道山旁、池心亭畔。韩退之言:“传道受业解惑,师道也”,余有今日,诚感吾师有蜡炬之志,春蚕之思。愿有一日,师攻数学,吾专语文,上斩荆棘,下开山路,送诸生于国子监学,集慧灵晏成之气,振神州之雄风!
    作者回望和蒯老师相处的一年多时间,感慨万千。作者笔下蒯老师的最大特点是“负责”,这也是苏州三中教师的特点。而这个负责任的背后是一种师德大爱,是心的道德而不是理的道德,于是爱之深、责之切。多年之后,每一个学生对老师的爱恨情仇都会被时间澄清、沉淀,唯有那一缕温情浮现在心头。
 
作者简介
    倪盈晟,2015届毕业生,现就读于江苏师范大学敬文书院(强化部)。
 
文/ 倪盈晟   素材/顾康麟    编辑/韦宇端
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相关内容